高滿堂“三老”收官作,為何鎖定《老酒館》?

2019-08-22 17:37:41 作者:一丁 來源:人民網

  繼電視劇《老農民》《老中醫》之后,金牌編劇高滿堂“老”字系列的最后一部《老酒館》將于8月26日“開門迎客”。“三老”收官之作為何鎖定《老酒館》?俗話說得好,好飯不怕晚。留到最后的,自然是壓軸精品。

  百年陳釀,釀出香醇老酒

  所謂精品,都能經得住時間的考驗,高滿堂的很多作品便是如此,像《闖關東》《家有九鳳》《北風那個吹》等等,都能讓觀眾常看常新,百看不厭。對于這部《老酒館》,高滿堂曾說:“不求一時火爆,但求經得起時間的檢驗。”之所以有這樣的底氣,是因為這部劇在高滿堂的心中已孕育良久,在腦海里已上演多遍,劇中的每個人物都成了他的老朋友、舊知交。

  作為闖關東的后代,高滿堂從爺爺那輩開始闖關東來到大連,他的父親在興隆街開了個老酒館。他父親是一個仁義、仗義、幽默、智慧、隱忍、大氣的人,是這條街的主心骨。形形色色的人來老酒館喝酒,他們喝下的是一壇壇老酒,而留下的是那個亂世最真實、最精彩的故事。就像七分鐘的片花中陳掌柜的那句“咱們老酒館是有戲的地方”,一下子點中了全劇的靈魂。

  那些“酒人”的故事這些年來在高滿堂的腦海里不時閃現,從最初的無意識,到不知不覺有了動筆的欲望,但高滿堂敬畏歷史、敬重父親,他深知創作一部能留得下來的作品,必須要在心里孕育,讓它慢慢地融匯到自己的血液里。他一直按捺著,把這些故事放在心里,讓它像魚一樣游來游去,慢慢培養它,使之逐漸豐滿、壯大。終于,當這些故事急于要沖出喉嚨、落諸筆端,高滿堂知道故事的臨界點到了。在父親百年祭的那一天,高滿堂在父親的墳前對父親說:“爹,我要寫您,我要寫興隆街的鄉里鄉親,我要把那時的你們傳達給今天的觀眾。”

  眾聲喧嘩,演繹百態人生

  《老酒館》講述的是上個世紀初闖關東來的山東人陳懷海歷經磨難,最后落腳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開酒館謀生計,并利用老酒館結交抗日志士,傳播愛國思想,與殖民者斗爭的故事。

  全劇開篇就具有突發性和爆發性,讓人猝不及防地被帶入其中,各種人物關系迅速展開,大幕拉起,好戲一一上演。當人物次第登場,你會發現每個人物都具有極強的辨識度,核心人物掌柜陳懷海的處世哲學、經商之道、忠孝大義自不必說,在一眾人物群像中,五個生死之交的伙計各具特色,三爺冷峻幽默,老蘑菇奸猾圓滑,半拉子剛勇,聾子和啞巴忠誠,形形色色的酒客更是鮮活靈動,入木三分。

  高滿堂說過,人物塑造最難的兩個字是準確,這種準確不一定是生活中的準確,但一定要是藝術分寸上的準確。我們有些劇作只是一味去挖掘人物的特質,但是沒有賦予人物以合理的根基來烘托,因此人物容易失分寸,立不住,不可信。《老酒館》里的眾生相,個個都那么樸實動人,不知不覺你會發現他們已走進你的心坎里,你會被他們的命運所牽掛,為他們或擊掌叫好、或黯然神傷,忍不住唏噓。而整部劇的境界和情懷就在這些人物的命運中漸次展開。

  爽正兼備,打造新派傳奇

  《老酒館》是新瓶裝老酒,爽正全都有。“老酒”當然指的是電視劇最核心的部分:內容。多年來,高滿堂一直秉持著現實主義的創作理念,他說編劇是用靈魂吃飯的,在他的作品中總是隱藏著對現實的嚴肅思索和人文關懷。《老酒館》傳遞了“國家興亡、匹夫有責”的家國情懷,弘揚了“仁義禮智信”的傳統美德,展現了中華兒女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高尚氣節。他用民族傳統輝映時代精神,對當下人們的精神境界是一種凈化和提升。

  “新瓶”就是電視劇所呈現的形式。高滿堂在保持經典創作路線的同時,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與年輕人對接,爭取打通與年輕人之間的那堵墻。他在劇作中加入網劇思維,從影像畫面到敘事節奏,都兼顧爽感,打造新派傳奇劇。其實,小酒館里有大江湖,酒客們你方唱罷我登場、各方勢力你來我往你爭我斗本身就是一件極帶爽感的事兒。值得一提的是,高滿堂的臺詞功力相當了得,劇中人物語言幽默得體,細品起來更是有味道、含哲理,給該劇的加分不少。

  《老酒館》“開門”在即,“一人一嘴,一嘴一酒,一酒一味,各喝各的味道”,來的都是客,各位看官請慢斟細品。




關鍵詞:
相關文章
www.qfveta.icu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新網編號:4312010001 備案證書:湘ICP備12011513號-1
©Copyright 2009 中國衡陽新聞網. 電話/FAX:0734--8888053
主管主辦:中共衡陽市委宣傳部 版權所有:中國衡陽新聞網站 法律支持:湖南業達律師事務所
手机游戏开发